红雨伞
首页 每周要闻 谈性工作 权力与倡导 法律与性 人物故事 关于我们 留言板
最近更新  
关于性产业合法化我有新的说.. 5-18
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.. 12-28
保利俱乐部遭扫黄,释放什么.. 12-27
别让北京扫黄变成自证清白的.. 12-27
北京扫黄被抓名单曝光?papi.. 12-27
12岁少女遭多男轮奸被迫卖淫.. 12-19
肯尼亚性工作者要求工作合法.. 12-19
巴黎中国籍女子身中数刀身亡.. 12-19
北漂变性人的生活 12-19
一位性工作者的诉求 12-18
本类推荐  
本类排行  
给性工作者送去新年的祝福 1-10
搜集整理性工作者友善通讯录 1-14
“同性婚姻法”引争辩 台“.. 10-29
《与性工作者相关》主题征稿.. 5-18
2014·03·08性工作者关怀组.. 3-10
全球抗艾形势出现重大转折 12-8
公共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公共行动
“同性婚姻法”引争辩 台“法务部”将提对案
时间:2014-10-29  作者:Lee(编辑)  点击率:725

台“立法院”昨天举行婚姻平权修法听证会,多名护家盟成员前往“立法院”大门口抗议,高举“同志婚姻不是人权”、“为下一代健康站出来”等标语,并表示同志婚姻会影响台湾整体人口竞争力的发展。记者胡经周/摄影 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

综合台湾媒体报道,“婚姻平权修法”正反意见不一。推动同性婚姻入法的民进党“立委”尤美女昨日表示,台“法务部”研议同性婚姻议题已久,但至今仍提不出对应“法案”,不论要修“民法”、另立“特别法”或直接修改“现行法”,她要求年底前应提出具体对案。“法务部次长”陈明堂在公听会上点头答应。

台“法务部”书面意见指出,法律具有普遍性,若为了保障同性恋者婚姻权益,即无视于有男有女、有夫有妻是社会多数常态,这是以“少数霸凌多数”的“立法”思维。陈明堂也表示,同性伴侣权利要保障,但应从“现行法”做某种程度的修改或前进,若要直接婚姻合法化,现阶段恐窒碍难行。

尤美女闻言,直批“法务部”失言。她说:“‘霸凌’的用语非常不妥,同性伴侣的婚姻权已长期被‘剥夺’,应反思过去制度的不合理,怎会用霸凌形容?且少数要如何霸凌多数?”

陈明堂说,法律有普遍性,若改变男女、夫妻等社会多数常态的话,“值得斟酌”。他举例,去年7月才通过“同性婚姻法案”的“英格兰威尔斯婚姻法”,仍保留了“一男一女婚姻”,而是另加“同性婚姻”用语。

同志能不能结婚、收养 正反激辩

“婚姻平权法案”引发讨论,台“立法院”司法及法制委员会昨举行“同性婚姻及同志收养议题”听证会,正反意见激烈交锋。台湾同志咨询热线协会文宣部主任吕欣洁说,性倾向不该成为被台湾“法律”排除的理由,“同志不能结婚就是次等民众”。

台“教育部性别平等委员会委员”、中正大学财经法律系教授曾品杰说:“同性伴侣有基本人权,并不代表有同性婚姻的基本人权”,且婚姻、收养限于一男一女有其正当理由,“异性婚姻有比较高的公共利益”。

民进党“立委”郑丽君、尤美女、萧美琴等人为同性、双性、跨性等不同性倾向者争取婚姻权,提出“民法亲属编、继承编部分条文修正草案”,主张将男女、夫妻、父母等用语,改为配偶、双亲,引发正反讨论。郑丽君说,提案是要打破歧视,“恐同”是社会歧视的来源,法律不平等更是对歧视的“制度性巩固”;社会应反省为何剥夺了他们权利,修“法”只是“还给他们应有的权利”,就算同志只有一个人,权利也不该被剥夺。

曾品杰说,同性婚姻非国际法上基本人权,且现行“民法”,同性伴侣彼此已可取得家长与家属的身份关系,也可享有“税法”上、受扶养家属的免税额。他主张采“单点修法”,例如保险“只保亲属、不保家属”应修改,另“医疗法”可考虑增订“医疗委任代理”,保障同志权益。吕欣洁说,同性恋无法结婚就是不平等,不管反对者整理多少现行“法律”上的权益,但许多同志想要成为彼此的“配偶”而非“家属”,这是基本人权。

台湾性别教育发展协会秘书郭大卫说,自己曾是同志,如今他与太太结婚半年,感情愈来愈好,过去身边有同志朋友罹患艾滋病,若让同志性行为合法,衍生出来的健康问题谁关心?

男同志不得捐血 引发歧视争议

岛内血荒频传,但目前九类“永不得捐血”规定的对象,包含男同志与曾从事性工作者。由于海外地区已逐步开放相关规定,岛内仍以“身份”禁止,引发歧视质疑。

对于相关争议,台“卫福部疾管署”仍坚持,血液安全应从严管理,但同意执行面可检讨。

根据“卫福部”捐血者健康标准,包含曾患白血病、出血不止、吸毒、静脉注射药物成瘾、AIDS患者或代原者,以及曾有男男性行为等九类身份者,终身不得捐血。不过,原本也限制男同志终身不得捐血的加拿大,因已具备筛检血液中致病因子能力,去年五月间解禁,改为五年内没有发生男男性行为者即可捐血;台湾地区同样具备相关技术能力,却仍排除,引发歧视争议。

“同志人权法案”游说联盟发言人陈嘉君表示,限制男同志不能捐血,基本上已是一种“有罪推定”,不符法治精神。她支持排除有危险性行为者,但不应该以身份归类,“难道异性恋者血液就没有感染风险”。陈嘉君还说,目前筛检捐血者是否为男同志,只靠捐血前问卷调查确认,便宜行事,但有些男同志未必会坦承,制度形同虚设,反留下歧视卷标。同志诗人罗毓嘉说,不能捐血无所谓,但标志着对男同志的排除条款,就是对男同志的卷标化歧视。

台北市疾管处长朱玉如表示,若从疾病防治的角度来看,应该阻隔的是“有高风险性行为”民众,而不是卷标式的贴出“高风险族群”,有“这样性向(男同志),不代表有感染传染病”。台北捐血中心表示,基于用血安全,限制感染HIV高风险群的男同志不得捐血,可一劳永逸。不过,该中心也坦言,目前身份认定仅能透过捐血前问卷访谈筛检,很难百分百落实,只能加强人员面谈技巧克服。




上一条:《与性工作者相关》主题征稿启事
下一条:全球抗艾形势出现重大转折
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暂时没有评论内容
共0条评论 共0页 当前第1页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
*用户名:  验证码: 合理发言,理性评论,同一文章不得重复评论
*内 容:
限200个字符 已输入 0 个字
 
Copyright © 2012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李新 版权所有:红雨伞